辞海

更文!奋斗!不咸鱼!

双花无言之爱(下)

双花无言之爱(下)

 前文链接



*原著向,私设有,大概ooc

 

*繁花血景一万年

 

*老咸鱼填坑

 

同性恋人在一起之后都会遇到两个困难,一个是七年之痒,一个是家庭。

 

七年之痒并不是阻碍,他们之间经历的远不止于七年,真要分早就分了。所以对于张佳乐和孙哲平来说,在一起的最大阻碍莫过于家庭。

 

现在虽说风气渐渐开放了,但要说同性恋的情况有多好倒不至于。

谁会让自家孩子断了血脉,连个能养老送终的人都没有?

亦或是不愿自家孩子被一样的眼光审视,工作上也受到偏见,于是也坚决反对同性恋吧。

 

父母确实是出自一片拳拳爱子之心,,无可否认。

但处在这其中的两个孩子却被那种为你好逼得窒息,就好像被人掐住了喉咙,难受的无法呼吸,只能看着对方,或沉默或强颜欢笑。

 

原来他们之间的感情这么沉重吗?沉重到连父母都无法阻止。

张佳乐心中复杂,他有些不愿承认这个在少年时丢下他一个人,让他孤身一人去拼那个至高无上的奖杯的这个男人,已经成了他生命中无法分割的一部分。

 

“乐乐,你在看什么?”他的母亲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儿子正看着手机中的男子发呆,

心中不由得泛起了一阵没由来的害怕。

她几乎是跑到了张佳乐的身边:

 

“啪嗒-----”

 

手机被拍到了地上,看着眼前自己一直以来宠爱的孩子,张母既愤怒又心疼,她看着仿若失了魂的儿子,潜藏心中的负面情感一下子爆发了出来,

“张佳乐!分都分了!你别再想了!我绝对不会答应你们在一起的!”

“明天你去给我相亲,尽快结婚。”

 

也许结婚了,儿子就会恢复正常了,张母自欺欺人的想着。

她很快就能抱上大胖孙子了。

 

张佳乐神情麻木,一句话也不说,只盯着掉在地毯上的手机发呆,仿佛一具活着的行尸走肉。

 

张母好恨啊,但她不舍得责怪自家孩子,一腔怨恨都放在了孙哲平身上,“那个姓孙的小子一次也没来找过你!”

“你在这一往情深个什么劲儿?自作多情!非得人家当面把你的一颗真心丢在地上踩才甘心?!”

脸上的泪水不止的留着,她有时候看着自己养大的孩子变成了这样也会想,要不妥协吧,随乐乐吧,他开心就好。

可是孙哲平一次都没有来找过乐乐。

 

她怎么放心啊。。。

 

张佳乐露出了一个是笑似哭的表情,指着自己的心口,对着眼前憔悴不堪的母亲说:“妈,我拼尽一切想要忘记他,可我忘不掉啊!”

“我有什么办法啊·······大孙就好像把我心口撕开,自己住到了里面,生了根。我赶不走,拔不掉。”他轻轻的陈述了一个让他难受也让她母亲痛苦的事实。

 

办法,总会有的。

她想着,准备说出来,但却在快要讲的时候,忽然沉默了。她想起了他的丈夫,扪心自问,她真的能忘记他的丈夫吗?

 

大概不能吧。


评论
热度(17)

© 辞海 | Powered by LOFTER